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不要打擾我飛升

正文 第43章 列缺驚世

    現是上午十點左右, 天氣很,萬里無雲,陽光明媚。

    臨近初夏的氣溫逐漸上升, 人們的衣著也愈發的輕便, 身比普通人、年輕氣盛的少年咒術師們更是如此。

    相應的,身素質很的們對氣溫的變化不怎麼敏銳。

    不過這也要分情況,譬如現,剛踏入這棟因為頻繁發生失足跳樓事件而被封閉的字樓, 樓內比陽光燦爛的外面冷了很多的溫度就讓夏油杰心中立刻有了戒備,暗自警惕起來。

    懷揣著戒心的少年人功夫還不到家, 偽裝起來有些生硬,沒有身邊的光里起來更加自然隨意,仿若自家後花園中漫步。

    “夏油, 這次任務的情報你了嗎?”光里走到一樓大廳的服務台前,了里面桌子上被攤開放置的來訪者登記薄。

    第一次和光里搭檔出任務的夏油杰站大廳中央負責戒備, 聞言不出光里意料的說︰“我了,受害者都是這棟字樓里的上班族。”

    “受害者”一詞被無意加重了讀音,光里不意的問︰“然後呢?”

    “嗯?”夏油杰愣了一下, 很快反應過來繼續說︰“開始的事件被警方當成了意外結案, 後來因為有人失足處掉下來的事故越來越頻繁。受害者也輕傷逐步增至重傷, 到後人員撤離封閉字樓時已經一共有三人遇難, 可見咒靈的力量也跟著成長……”

    與根本不任務目標的情報, 到了地點就粗暴的直接以過人的力揪出咒靈干掉的五條悟相比,夏油杰心思更加細膩。

    『性』格中溫柔貼佔了大部分的以為光里沒來得及任務情報, 畢竟五條悟對光里的黏糊程度眾人有目共睹,就連們兩個坐上輔助監督的車子出發前,今天被派往相反任務地點的五條還試圖將夏油杰拽下車, 自己取而代之。

    光里沒有入學前,夏油杰雖然和五條悟臭味相投很快就玩到了一起,就算是也想不到自己的小伙伴還會有化身黏人糖精的一面,撒嬌賣萌耍帥裝可憐樣樣精通,資深少女偶像見了也得甘拜下風。

    不過人家偶像是面對著一群粉絲,擁有上述屬『性』的五條悟只針對光里一個人,還是特別熱情纏人甩都因為實力強甩不掉的那種。

    熟悉認識五條悟的人也一開始對光里的敬佩奇變成了同情可憐,因為誰都不想自己上廁所這樣私密的時間里有個人站旁邊緊盯不舍。

    應對仿佛有無窮精力折騰的五條悟真的會很心累,而作為每天和們倆接觸頻繁的夏油杰,也著實發自內心的同情光里。

    所以五條悟試圖和交換任務時,夏油杰大凜然的拒絕了五條悟。保證自己絕對沒有任何私心,只是很有同學愛的同情光里想讓光里休息一會。

    順便任務途中交流一下同學之間的感情而已。

    五條悟實太護食了,光里入學半個多月,夏油杰除了訓練課上以外都沒怎麼和光里說話。們說得多的就是打招呼,想有什麼其的交流不出一個音節必然會有一個白『毛』冒出來強勢打斷。

    這一點上五條悟大少爺的霸道『性』子表『露』無疑,是夏油杰顯然是不願意的。

    喜歡美事物是人類的天『性』,哪怕不為情愛,身邊有個很的人,想多幾陶冶情『操』提審美再正常不過。尤其是整天跟丑得千奇百怪的咒靈們打交道的夏油杰,多光里一,就會覺得這個界還是很美的。

    五條悟每次都會仗著自己塊頭大把光里擋得嚴嚴實實,不讓夏油杰。

    天知道夏油杰每次想用不會造成誤會的同『性』同學的美貌清洗楮的時候,總會對上另一個臉長得也可就是讓人不禁拳頭發癢的同學時是何的心情。

    五條悟還有臉對光里說壞話,說脾氣越來越差,像是更年期到了。

    想到這里,夏油杰臉上的表情就有些微妙,甚至說溜了嘴︰“……可以出這個咒靈成長的速度很快,窗給出的初步評定是不二級以下,我認為應該它是更年期提前——??”

    “抱歉口誤,應該是準一級以上!”

    光里很自然的無視了夏油杰的口誤,探手將服務台里的來訪者登記薄拿了出來︰“死者不止三名。”

    說溜了嘴的夏油杰心中慶幸不已,听到的人是光里不是五條悟,否則五條悟絕對會要拿這個嘲笑一段時間。

    迅速整理心情,聞言走到了光里身邊,光里手中的登記簿︰“4月15日小泉虹,4月30日宇佐見邦男,5月2日清水茜……這不就是昨天嗎,窗觀測到咒靈後就加強了封鎖,怎麼沒發現有人進來?”

    登記薄上封樓之後的三個人名都很陌生,夏油杰擔心昨天進來的那位清水茜,即便知道對方咒靈手下生還的可能『性』不,可是還抱有一些期望。

    “星見,我們分頭行動吧,我頂樓往下找,你——”說著夏油杰就張開手召喚了一只形似魔鬼魚的咒靈,準備讓咒靈帶著飛上樓,卻被光里打斷。

    “不用那麼麻煩,咒靈的話,就那里。”

    夏油杰循著光里的目光過,到了一個還運作中,樓層顯示著紅『色』數字1的電梯。

    “……我真是太大意了。”

    夏油杰收起型龐大室內不施展的魔鬼魚咒靈,和光里一起走那個守株待兔著獵物上鉤的電梯。

    “這棟樓早就停止了水電供應,電梯居然還能正常運行……”

    一邊說夏油杰一邊搖頭,懊惱自己粗心,沒注意到這麼明顯的一點。

    光里不知不覺間落後了夏油杰一步,先停下來,對夏油杰說︰“夏油,直接暴力破門吧。”

    “昨天那位受害者應該就被里面。”

    “明白,我會小心的。”

    夏油杰謹慎的召喚出了一只目前擁有的級的一級咒靈,一只足有成人的鍬形甲蟲,它頭上的巨大鉗子直接捅進電梯門縫用力往兩邊扒開。結果剛扒開一條一指寬的縫隙,電梯門就猛地閉,硬是將鍬形甲蟲鉗子尖端給夾斷了。

    咒靈不知道疼,夏油杰的臉『色』變得更難了。

    因為剛打開的那條門縫里,傳出了女人驚恐的尖叫哭喊聲。

    隨著電梯門的閉,幸存者的動靜也一並被了進。

    “既然打不開,就把門給我卸了!”夏油杰聲音冰冷。

    咒靈飛快的長出鉗子後就開始暴力卸門,鉗子不斷和電梯門踫撞出刺耳的令人牙酸的聲響,卻效果不佳。

    夏油杰抿緊唇神『色』越來越難,光里見狀,背後的星圖一閃,北斗七星天璇巨門星亮!

    夏油杰立刻發現自己的咒靈身上多了一層金光,與之同時咒靈的鉗子威力大增,直接捅穿了剛根本留不下什麼痕跡的電梯門。

    這是星見的另一個術式嗎,居然能用的咒靈身上……

    不過沒時間多想,的咒靈已經迅速完成了任務,成功的將電梯門卸了下來。

    “……對不起對不起!建二你放過我吧!我不想死我知道錯了,我不該和們一起給你灌了那麼多酒還哄你上頂樓……我也不知道你真的會摔下……我真的知道錯了——啊!!”

    白領打扮的女人渾身都是鮮血,置身于空無一人的電梯中,整間電梯卻仿佛就是刑房,不見的拷問者不斷的身上留下傷痕,將求助無門的『逼』得精神崩潰破聲大哭。

    門打開的瞬間,夏油杰的動作慢了一瞬,女人的身便們前如同擰干『毛』巾一般扭曲,內髒血管被擠爆時破裂迸濺的鮮血濺到了沖得前的夏油杰臉上。

    鍬形甲蟲咒靈嚴格遵守著主人的命令,將那個扭曲的身電梯間里撈了出來,然後和主人一起被進了電梯,迅速上升。

    一棵仙氣飄飄泛著金『色』薄霧的瓊樹那個扭曲的身旁邊平地冒了出來,搖落幾片花瓣落入傷者內,幫助恢復被扭曲的身,止血療傷。

    夏油杰解決並調服電梯咒靈,樓上下來的時候,到那個躺光里腳邊,身已經恢復正常只是依然保持昏『迷』狀態的女人時,本就蒼白的臉『色』雪上加霜。

    “夏油,你哪里受傷了?”

    面對光里的詢問,夏油杰下意識勾唇準備微笑,卻發覺剛吃下咒靈玉的自己根本笑不出來。

    “謝謝心,我沒有受傷。那個,星見,你把救過來了?”

    “治療方面我的術式不如家入的方便,的外傷我也能救治。”

    光里著夏油杰青白的臉『色』,直接問︰“你不興?”

    夏油杰呆愣了一下說︰“我當然興啊,沒有被咒靈害死……”

    光里何力,早就穿了夏油杰內心的動搖。

    雖然光里不喜歡多管閑事,夏油杰人就前,也不是全然的陌生人,說幾句話開解對方也並不費事。

    何況夏油杰咒術師身為強者就應該保護弱者(普通人)的理念是有些天真傲慢,可讓醒悟過來也有的是辦法,完全不需要用血淋淋的方式打碎一直以來的理念。

    “是嗎,我還以為你會可惜沒被復仇的咒靈殺死。”

    曾聲稱要保護普通人的竟然希望普通人死咒靈手下。那一瞬間,埋藏著隱秘惡意的內心被透的可怕感覺讓夏油杰瞪大了雙,宛若一桶冰水迎頭澆下,通冰涼。

    光里的視線里,夏油杰甚至覺得有些無地自容,因為真的是這麼想的,吃下咒靈玉時到了咒靈誕生的原因後。

    心里有個聲音悄悄的說,那個女人死了也是活該,誰讓伙同同事灌醉建二,導致被騙回公司的建二醉醺醺的走上了天台,失足掉了下。

    名為建二的男人死前彌留之際爆發的怨憤與這棟字樓里即將誕生的咒靈融合為一,人的恨意成為主導,讓咒靈不斷的害人甚至進化殺人,有了如今……

    “星見,你怎麼……”知道這些內情?不是根本沒過任務情報——不對,是以為星見沒有過。

    夏油杰恍然,卻更覺得狼狽。

    “習慣使然罷了。我不喜歡只听別人的一面之詞。”尤其是可以隨便被人篡改的文字。

    “夏油,你也無需多慮。人本身就是丑惡與美麗共存的生物,復雜的人『性』令這個界更加精彩。”

    光里轉身往外走︰“咒術師也是人,不要把你自己排除外。”

    就連生氣的時候也會直接不拘手段動手殺人的。

    夏油杰呆了片刻趕緊大步追上光里︰“星見,你,你為什麼要救那個人?”

    “讓上面的人知道我能救人。”

    或許是光里直接穿了內心的陰暗,又或許是光里的態度太過自然,自然到的想法稀疏平常根本不值得大驚小怪,更別說什麼譴責,讓很安心放松。

    所以夏油杰很快就恢復了正常,甚至听到光里的話後立刻反應過來︰“你是想和硝子一樣多留學校,擺脫悟嗎?”

    家入硝子擁有非常珍貴的,能夠治療人的反轉術式,被稱為“專珍寶”,嚴密的保護專內部,輕易不得外出。

    凡離開學校都會讓五條悟以及夏油杰同行保護,所以光里沒入學之前,外出任務經常是兩個男生一起,家入硝子留專內。

    光里沒說話,夏油杰卻已經完全明白了。

    不禁笑起來︰“你果然也覺得悟太黏人了啊,星、光里。”

    說到後,夏油杰悄悄改了稱呼。

    “很煩。”光里並沒有對夏油杰改變的稱呼說什麼,只是夏油杰第一次听見除了平靜之外的語氣。

    很明顯的嫌棄,連那張無比美麗的容顏也有所觸動。

    哪怕是皺眉,哪怕光里是表達對五條悟的嫌棄,不知為何,夏油杰的心里突然的冒出了一絲酸意。

    悟和光里的感情,真的很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