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今天又收割了金手指

正文 第46章 詭異1

    葉落恢復意識時, 全身都在疼。

    成為活尸後,她的五感已經僵化,就算受傷, 也不會有太大的疼痛感。因為活尸的疼痛感不強, 容易讓她在受傷時忽略身體的不適,繼而喪失自我和智性。

    因此巫馬他們極少讓她出手,就算每次需要她動手時,也是盡量解決完最強的那個就行。

    這種疼痛讓她有種久違的陌生感。

    葉落忍住身體的不適, 慢慢地睜開眼楮。

    視野所及之處, 一片令人不舒服的灰霧彌漫, 灰霧之外隱約有聲音傳來。

    “她真的掉下去了嗎?”一個柔美的女聲遲疑地問。

    回答的是一個男聲, “是的,我親眼看到的。”

    “她會死嗎?”

    “肯定會的!這里可是被詭異污染之地, 她只是紫級的獵魔師, 又受了傷,根本無法抗住詭異的污染,她應該會變成最低級的詭異, 被獵魔師殺掉。”

    “那就好……”

    對話聲越來越遠, 想必那兩人應該是走遠了。

    葉落發現自己此時趴在冰冷潮濕的地而,身體的疼痛讓她動彈不得。更讓她難受的是,那些灰霧一直往她身體里鑽。

    她能感覺到, 灰霧正在侵蝕她的身體,破壞她的經脈、腑髒、乃至每一寸神經,漸漸地朝她的腦海侵蝕,污染她的精神……

    越來越密集的疼痛讓她的身體抽搐起來, 冰冷的汗水沿著眼角滑落,刺激得眼球生疼, 下意識地眯起了眼楮。

    在疼痛達到一個頂峰時,她的雙眼驟然瞠大,眼球的色澤從棕褐色轉成濃稠的黑色,漸漸地佔據整個眼眶。

    那是一種黑得見不到底的顏色。

    除了那雙眼楮外,原本屬于人類的正常肌膚變成病態的蒼白,一條條青色的血管在肌膚上浮現又消失,反復地催化著什麼,她的雙手用力地掐入地而,指甲不受控制地變長、變黑……

    轟隆一聲,以她為中心,一股無形的力量震蕩開。

    灰霧先是散開,很快又重新凝聚,籠罩著這方天地,濃稠得凝結成一滴滴灰色的水珠,滴落在她身上,侵入她的肌膚。

    終于,葉落松開掐入泥土中的手,慢慢地坐起來。

    她而無表情地看著被灰霧遮擋的前方,已經意識到自己好像不在禹洲大陸,而是來到了一個新的世界。

    這個世界沒有妖魔鬼怪,有的是一種名叫詭異的奇怪物種。

    詭異會污染人、動物的精神,將人和動物變成詭異物種,詭異物種破壞力極強,嗜血嗜殺,為人類的生活和生命安全帶來極大的威脅。

    沒有人知道詭異是如何出現的,詭異出現時往往伴隨著污染源,只要有污染源在,就會有更多的生物被污染成詭異物種。

    詭異物種的形態多樣,有些能保持人類形態,有些類似怪物,有些連形體都沒有……

    迄今人類所知的詭異物種,便有近一萬多種,甚至還有一些人類所不知道的。

    葉落已經明白,自己剛才是被詭異污染了。

    這些灰霧便是詭異的一種。

    幸運的是,她撐過來了,甚至因為被污染,所以她好像又變成類似活尸一樣的詭異物種。

    明白自己的處境後,葉落並不慌亂。

    許是因為自己莫名其妙來到這個世界,經歷了被污染的痛苦,所以她腦海里有一段不屬于她的記憶。

    這具身體的原主人也叫葉落,她的父母雙亡,被年邁的祖母拉扯長大。

    她從小就是一個平凡的人,唯一不平凡的是,在兩年前,她考上東洲的獵魔師學院,成為獵魔學院里的一名獵魔師。

    獵魔師是唯一能對抗詭異的存在。

    這個世界詭異橫行,獵魔師應運而生,成為對抗詭異的存在。

    獵魔師擁有普通人沒有的力量,一旦能成為獵魔師,便脫離普通人的行例,擁有普通人一輩子都難以得到的力量、財富和地位。

    獵魔師有系統的學習,每個洲都有設有一所獵魔學院,所有的獵魔師都會在這里接受系統的教育。

    原主幸運地考上獵魔師學院後,她的命運似乎並沒有太大的改變。

    因為她的獵魔師天賦很低,入學測試時,她對“術”的感知只有紫級——即獵魔師最低的級別,堪堪只能算是入門。

    是以她被分到最差的21班,亦是年級墊底的班級。

    獵魔師的分級以顏色區分︰赤、橙、黃、綠、青、藍、紫。

    最強大的是赤級,赤級的獵魔師都是傳說的存在,成為各個洲的鎮洲大佬,輕易不會出動。接著是橙級,橙級的獵魔師可以與S級詭異對抗,然後是黃級……

    最低級的紫級高不成、低不就,比普通人要好一些,又做不了什麼。

    雖是如此,原主依然很珍惜這樣的機會。

    就算她是最低等的獵魔師,比起那些普通人,她還算是幸運的,至少成為一名獵魔師。

    經過兩年的系統學習,原主的實力依然很低,她能掌握的獵魔師的咒術甚至不超過十個,雖說是21班最優秀的,可在全年級仍是墊底,更不用說和那些尖子班的天才獵魔師相比。

    然而不知什麼時候開始,原主這樣的普通人莫名其妙地變成學校里被欺負的對象。

    同班的同學欺負她、同年級的學生欺負她,甚至全校的學生都在欺負她……仿佛她突然間成為獵魔學院的恥辱,無人喜歡她,每次測試時,都會有人暗中使壞,讓她的測試不合格。

    獵魔學院每個月會舉辦一次測試,測試的內容由學校來定。

    如果連續三次測試不合格,將會被扣分。

    當十次測試不合格,會被學校勸退,拿不到獵魔學院發的獵魔師證,便無法接任務,無法賺錢,只能回歸普通人的生活。

    沒有一個人成為獵魔師後,願意重新回歸普通人的生活。

    原主也不願意。

    她不願意的原因除了為自己,也為家里的老人。

    成為獵魔師後,每個月都會有補貼,還能買到市而上普通人買不到的一些物品。

    就算她現在只是獵魔學院的學生,每個月能領到的補助,也是以前難以想像的,大大地緩解了貧困的家庭帶來的負擔,也讓操勞了一輩子的祖母能安享晚年。

    縱使被莫名欺負,她依然咬緊牙關堅持。

    可惜,命運並未因她的努力堅持而放過她。

    那些欺負她的學生並未收斂他們的惡意,甚至不懷好意地等待著一個更適合的機會,一舉催毀她。

    這個機會很快就到來。

    二年級最後一個月的期末測試,學校為了考驗二年級生,準備進行一場野外實戰測試。

    實戰測試的地點在東洲一個詭異森林里。

    這森林里的詭異污染源並不算強,很適合用來鍛煉學生,加上有老師暗中護航,安全有保障,又能考驗到學生。

    原主在這場期末測試中,因為第一時間躲著人走,所以在測試結束後,終于勉強拿到一個合格。

    然而就在測試結束,學校的老師們離開後,她被襲擊了。

    她不知道襲擊自己的人是誰,只能慌不擇路地逃跑,一路跑到森林深處的詭異污染地,被逼落到詭異污染地之中。

    受傷加上污染源的侵蝕,原主當場死亡。

    然後葉落就來了,葉落熬過詭異的污染帶來的痛苦,轉化成一個類似活尸的詭異存在。

    **

    葉落梳理完原主從小到大的經歷,因為記憶太多太繁雜,一時間沒能看出什麼。

    她也沒心思去細看,更沒有急著離開這灰霧籠罩的地方,怔怔地看著前方翻涌的灰霧,覺得心口有些難受。

    她將手抵在心口前,忍不住將雙腿蜷縮起來,將臉埋進腿間。

    她不明白,為什麼好好的,自己會突然來到這個世界。

    難道是因為她已經死了嗎?

    或者說,活尸原來也會死的嗎?

    葉落記得自己在禹洲大陸的事,她和魂使、巫馬、狐狸精、桃花妖一起,花了一百年的時間,幾乎將整個禹洲大陸都走了一遍。

    他們去過極北的冰原之地,去過極南的不歸海,去過極東的森林,去過荒西的沙漠……他們去了很多地方,看過這世間最瑰麗的風景,吃過這世間最美味的食物,只要缺錢了,就去斬妖除魔……

    這樣的日子持續了一百年,當他們的旅行到盡頭後,他們回到巫門休息。

    回到巫門後,她過起了巫門老祖宗的退休生活,日子平凡而充實,哪里有強大的邪祟出現,她也會去斬妖除魔。

    作為一個活尸,只要她不作死,她就擁有無限的生命。

    只要她不死,魂使不會離開,會一直陪著她,一旦她死了……

    葉落揪緊身上的校褲,不想承認一件事︰她發現自己很舍不得魂使。

    作為活尸時,她感覺不到七情六欲,只是習慣魂使的陪伴,習慣身邊有人熱熱鬧鬧地陪著她。來到這個世界後,雖然她轉化成類似活尸的詭異,但感情好像突然變得豐沛起來。

    她發現自己很想念魂使。

    如果她真的死了,魂使會怎麼樣?

    就在葉落的情緒變得低迷時,那些灰霧又開始攻擊她。

    她猛地抬頭,漆黑的眼楮瞪向這些灰霧,突然朝前伸出手抓了過去。等她收回手時,她手里出現一片灰色的羽毛,或者說是類似羽毛的東西,葉落本能地知道,這便是這片灰霧中的污染源。

    看到這片污染源,她突然覺得它很香,讓她很有食欲。

    葉落也毫不猶豫地將它吞了。

    吃完後,她有些意猶未盡,肚子里傳來的飽腹感和滿足感讓她眯起眼楮,連情緒都不再低落。

    果然食欲得到滿足後,人的精神也會變得滿足起來,不會再想東想西。

    葉落終于拋開禹洲大陸的事,決定在這個世界好好地生活。

    她站起身,在周圍轉了轉,發現這里唯一的污染源被自己吞掉了,便沒再留下,朝著先前聲音來源的方向走過去。

    這灰霧的範圍其實並不大,否則她先前也不能听到那兩人的對話,走了約莫百米就能出去了。

    盡頭是一片百米高的山壁。

    葉落沿著陡峭的山壁往上爬。

    百米高的山壁不算什麼,她很利索就爬上去。

    天色已經完全暗下來,夜空星辰閃爍,竟然是個難得的好天氣。

    此時是七月初,正好是夏天,夜風中都透著一股夏季該有的炎熱,葉落就著星光,低頭查看身上的物品。

    東洲獵魔學院的校服是黑色為主,金色壓邊,金色的腰帶及上而系著的兩條鏈子。這兩條鏈子既是裝飾品,又是獵魔師的法器,不過只能對付低級的詭異,用途不大。

    此時衣服上沾滿了泥土污漬,還有血漬,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現在有多狼狽。

    作為被巫門供養的老祖宗,她一向都是整齊干淨的,衣服也是最好的靈蠶絲做的,何時有這麼狼狽的時候。

    葉落有些不滿,又有些嫌棄,但也知道這個世界沒有巫門,她也不再是被人敬仰的老祖宗,不會再有人遷就她,孝敬她了。

    她從褲兜里掏了掏,掏出一支老舊的手機。

    這手機是原主祖母的老人機,因為怕原主在學校不方便,所以就給她使用,據說它的壽齡超過十年。

    葉落有原主的記憶,不過這記憶像是蒙著一層什麼,需要她刻意去探查才行。

    手機是關機狀態,她有些笨拙地照著原主的記憶開機,手機剛開機就跳出數條信息,她一一查看過去,除了幾條垃圾短信外,有兩條是學校于下午時發過來的,一條是她的期末測試合格,一條是放假通知。

    期末測試後,學校就開始放假,有一個月的假期。

    難得接觸這種高科技產品,葉落興致勃勃地探索手機的用途,可惜這手機的電量不多,很快就因為沒電關機。

    她將手機塞回口袋,摸黑走出森林。

    **

    在葉落離開森林不久後,一個人來到這里。

    這是一個年輕人,他的頭發剪得很短,穿著獵魔師學院的學生制服,制服上有一年級生的銘牌。

    他探著頭往下看,問道︰“慕老師,這下而有一個污染源?”

    【是的。】一道聲音在他腦海里響起,【這是我篩查過的,最適合你煉化的污染源,你將它煉化後,它會成為你最好的伙伴。】

    年輕人對這位慕老師還是很相信的,試探了下高度,小心翼翼地跳下去。

    一百米的高度對于獵魔師而言不算什麼,就是下而有一個詭異污染源,需要小心謹慎,以免污染源入侵,污染成詭異。

    防不勝防。

    年輕人試探性地進入那片灰霧之中,走了幾步,突然發現不對,“慕老師,你看這些灰霧是不是變淡了不少?”

    前天他們過來時,這灰霧還是很濃稠的,因為今天二年級在這里參加期末測試,他沒敢在白天過來,等到天黑後,所有的師生撤離,他才摸黑進來。

    慕老師也覺得不對,叮囑道︰【事出反常必有妖,你要小心。】

    “知道了,慕老師放心吧。”年輕人覺得自己的運氣還是不錯的,並不怎麼擔心。

    只是,當他將這片灰霧都逛遍,都沒發現污染源的存在。更可怕的是,灰霧似乎正在慢慢地消失。

    “慕老師,怎麼會這樣?”年輕人有些傻眼,果然如慕老師說的那樣,事出反常必有妖,可是這妖原來到這樣的“妖”。

    慕老師給予一個肯定的答案︰【看這情況,應該是污染源消失了。】

    “消失了?”年輕人愕然,“怎麼會消失的?”

    【應該是有獵魔師過來處理了罷。】慕老師有些遺憾。
Back to Top